以愛之名說再見:失去丈夫後重啟人生的方法【O1BK00000420000】

以愛之名說再見:失去丈夫後重啟人生的方法【O1BK00000420000】

全館商品單筆消費滿1500元免運費 (限台灣地區) on order

NT$290
NT$261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Quantity
Add to Wishlist
The maximum quantity per submit is 99999
This quantity is invalid, please enter a valid quantity.
Sold Out

Not enough stock.
Your item was not added to your cart.

Not enough stock.
Please adjust your quantity.

Limit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per order.

Only {{ quantityOfStock }} item(s) left.

Please message the shop owner for order details.
Add to Wishlist
Description
Shipping & Payment
Customer Reviews
Description
作者:主婦之友社
譯者:李毓昭
出版日期:2016/11/01
ISBN:9789863361381
規格:平裝 / 192頁 / 25k正 / 14.8 x 21 cm / 普通級 / 單色印刷 / 初版
內容簡介

走在人生的路上,不免會經歷許多生離死別,其中失去原以為可以白頭偕老的丈夫,而獨留人世,可說是對妻子最沉痛的打擊。在喪偶人口中,本來女性喪偶就比男性多,因為太太通常比丈夫小幾歲,而女性平均壽命又較男性高,根據105年內政部統計,台灣喪偶人口約有130萬人,女性就占105萬人,可預期的是邁向高齡化社會的台灣,女性喪偶人數會不斷攀升。

當妻子失去相伴一生的愛侶,懊悔、自責、憤懣都是必然產生的情緒;寂寞、厭世、想與人群疏離、食飲無欲也是很可能的狀態。本書以真實案例,搭配溫柔的敘事筆法、客觀的情感分析,要讓失去丈夫的你了解痛苦情緒的來源、給你走出悲傷的心靈力量與改善生活的實際建議;也要給看見友人面臨喪偶之痛、思索如何陪伴他們的你,一個正面積極的支持方法、細膩的回應方式,同情地理解並安撫他們難過的內心。
衷心期盼所有面臨生死大事的你/妳,在走過悲傷之後都將發現,能擁有自由的時間重啟一段新的生活,是另一半給我們最後的禮物。

本書重點
失去一輩子的伴侶,該如何走出來?
1.失親者大多會經歷十二個「悲傷階段」,請務必相信,一旦經歷了所有的悲傷階段,將會遇見一個異於以往的嶄新自我
2.「與他人談話」是走出傷痛的第一步。談話過程能整理自己紛亂、陰鬱的思緒或想法
3.參加能讓同樣經驗者互相吐訴的聚會或團體,坦然地從他人悲傷或痛苦中得到共鳴
4.以文字、圖畫等形式表達悲傷,一旦接受自己毫無虛飾的情緒,就會開始獲得療效
5.患有精神疾病者的自殺是病死,遺族應理解、放下社會壓力,以自殺為恥是一種偏見
6.從配偶角色中脫離,重新審視日常生活模式、經濟狀況,並做出調整
7.開始嘗試之前想做卻不能做的事,逐漸確定自己的獨立,重啟一段無束縛的自由人生

陪伴親友走過喪偶哀痛,需注意什麼事情?
1.必須理解,失親者心靈會變得很脆弱,可能對旁人安慰的話過度反應、甚至激怒
2.對於失親者,他們需要的是發自內心的安慰,與對其自身的認同
3.請避免對他們說:「千萬不要哭個不停啊」、「幸好妳還很健康,很快就可以克服的,沒有問題的」等話語,在此情況下,鼓勵、建議、說教、同情都沒有必要
4.傾聽是最好的安慰,要表現出「我在聽你說話」或「我認同你」的態度,感覺到對方完全認同自己的情緒,當事者就比較容易表達心聲

各界溫暖推薦
呂欣芹 台灣失落關懷與諮商協會理事
吳浩平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專科心理師
郭秀敏 一葉蘭喪偶家庭成長協會理事長
郭念洛 國立教育廣播電台「銀髮新視界」節目製作、主持
許皓宜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副教授/諮商心理師
張秀娟 毛蟲藝術心理諮商所所長
貴婦奈奈 諮商心理師及知名作家
(以姓氏筆畫順序排列)

 

作者簡介

主婦之友社
日本知名出版社,以出版女性與家庭生活等書籍為主,並籌辦多本雜誌。本書案例為旗下《優優》雜誌所做訪談及問卷集結,該雜誌以各式熟年議題為主。

譯者 李毓昭
曾任出版社編輯,現專事翻譯。譯著有《積存時間的生活》、《一個人,不老的生活方式》、《今日公休:90歲書店老闆的生命情書》、《日嚐清新:鄉居生活的翻轉魅力》、《健康氣象學入門》、《無我境界的人際關係》、《世界貓咪圖鑑》、《發現教堂的藝術》等等。

 

目錄

前言

第一章 失去丈夫是人生最大的傷痛,被拋下的人往往會陷於憂鬱
【案例1】丈夫因癌症而猝逝。失落感已經夠強烈了,又被婆家親戚無情的話逼得陷入憂鬱狀態  山本和子(假名) 六十五歲
l 喪夫會造成很大的傷痛。有些人甚至會出現健康時完全無法想像的情緒、感覺和身體變化
l 親愛的人過世時,不只是內心,身體也會發出哀鳴。
「頭腦一片空白,連站都站不起來。」「心裡亂糟糟的,完全睡不著。」
l 不少人是等到葬禮結束,所有人都離開後,才真正感覺到悲傷
專欄1 受到驚嚇時,請不要做重大決定
專欄2 按部就班地處理葬禮等儀式,也有助於整理紛亂的情緒
l 食不下嚥,水也不想喝。明明很累,卻睡不著……這時要向家人或專業人士求助,否則憂鬱太久會有危險
l 痛苦是理所當然的。如果能夠客觀審視自己:「我會不會得了憂鬱症?」或許可以稍減痛苦
l 貝克憂鬱量表──自我心靈健康檢測

第二章 遺族的心很敏感,甚至會被四周人弔唁或慰問的話語刺傷
【案例2】丈夫在56歲時過世。一方面自責照顧不周,一方面被四周人的話攪得心情紛亂,起伏不定……  柳原優子(假名) 五十七歲
l 「為什麼會死?是誰的錯?」失去親愛的人時,有時候自責的思緒和怒氣會紛至沓來
l 有時候會被親友不經意的話語刺傷。她們需要的是發自內心的安慰
l 有些話不能對悲痛欲絕的人說
專欄3 這些言語和行為要避免!才不會傷害悲痛中的人
l 一般認為親愛的人死去時要經過十二個「悲傷階段」才能重新振作
l 每個人的悲傷強度和表現方式都不同,但總有一天可以克服

第三章 不要獨自承受悲傷或痛苦,必須找人傾訴
【案例3】參加喪偶者的聚會。吐露心聲,取得共鳴,而不再覺得只有自己在受苦  石橋美智子(假名) 七十歲
l 長期一個人懷抱悲傷是很痛苦的事。對他人吐露心聲可以緩和情緒
l 喪偶者互相傾訴體驗可以療傷,有助於恢復活力和健康
l 為喪親者成立的悲傷扶助團體和機構
專欄4 親友的來信或話語是內心的支柱
l 將意念化為文字、圖畫等創作。不要把悲傷鎖在心裡,用某種形式表現出來會有療癒效果
專欄5 閱讀隨筆、手記或悼念文也是撫慰內心的方法

第四章 喪夫後若發生經濟問題,就不能一直沉浸在悲傷之中
【案例4】丈夫是醫生,他去世時,不只是悲傷而已,我也必須獨自面對經濟問題。經過十年,我才脫離困境  池田佐千子(假名) 六十九歲
l 出現經濟問題時不要驚慌,要鎮靜下來處理
專欄6 遺孀辦理繼承時需注意的事情
l 可能會為了遺產繼承而遭婆家騷擾或攻擊
專欄7 如果沒有生育,希望在身故時保障留給配偶的財產,就必須先寫好遺囑

第五章 「自殺」是最讓遺族痛心的死因。他們會充滿自責和憤怒
【案例5】丈夫因欠債而自殺,我只得申請破產。某人的一句話使我脫離煉獄般的日子  渡邊和枝(假名) 61歲
l 光是失去丈夫就夠痛苦的了,妻子還要為自殺原因糾結,就會陷於自責與孤立
l 以自殺為恥是一種偏見。自殺是病死,需要有地方討論這件事
專欄8 自殺在日本是主要的死因之一
l 發現遺體的衝擊長久持續,不斷陷於恐慌。這時要向專業人士求助

第六章 丈夫遭到病魔侵襲。夫妻一同接受考驗,感情會更加濃厚
【案例6】兩人一同抵抗疾病,才覺得彼此變成了真正的夫妻。現在依然相信他在庇護著我  山本多惠(假名) 六十一歲
l 重新振作所需要的時間,會因當事者的個性、夫妻關係、人生觀和生活方式,而有很大差異
專欄9 面對佛壇或遺像,對心中的丈夫說話,藉以脫離傷痛
l 正因為經歷過生離死別的悲傷和痛苦,才更應該保重自己,選擇自己衷心喜歡的生活方式
l 變得更加自由、更有魅力。為自己還能活著心懷感謝,不斷累積小小的幸福和喜悅

第七章 讓自己在經歷喪夫的悲傷後大幅成長,展開「一個人的人生」
【案例7】現在覺得,此後的時間是丈夫送給我的禮物,讓我可以自由自在地活著  谷口照子 68歲
l 「重新出發」是指面對沒有配偶的生活,積極地重啟自己的人生

名言
高木慶子的話
瀨戶內寂聽的話

 

內容節錄

第一章 失去配偶是人生最大的傷痛。被拋下的人往往會陷於憂鬱

【案例1】 外子因癌症而猝逝。失落感已經夠強烈了,又被婆家親戚無情的話逼得陷入憂鬱狀態。山本和子(假名)65歲 喪夫5年
當夜守靈時,一句無情的話使我備感壓力而換氣過度
先夫六十三歲時,在重新任職的公司健康檢查中發現罹患胃癌,半年後就溘然長逝。那是五年前的事情。
兒子在先夫過世的前一星期返國,陪我們過了三天。他再度返回是在外子過世的當天。雖然一接到病危通知就立刻趕回,還是來不及送終。
幸好當時有兒子在我身邊。他代替茫然不知所措的我處理所有的喪葬事宜。以他三十二歲的年紀來說,算是相當能幹的。
我卻只會發呆,真可悲。明明有一段對抗病魔的時間可以緩衝,對丈夫的死亡卻全無心理準備。
儘管半年以來都在往返醫院陪伴他,但現在回想起來,可能兩人都無意面對現實,始終在迴避生離死別的話題。
總而言之,我是在心情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懷著紛亂的情緒參加葬禮。
「還這麼年輕就去世了,真是可憐。富雄會不會早在健康檢查之前,健康就出現問題了?和子啊,妳都沒有發現嗎?如果妳多注意一下,搞不好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。」
守靈當晚,只有親戚還留在現場時,他的表親正子如此說道。聽到時的驚愕和委曲,我至今難忘。
正子接著抱住婆婆,一邊哭一邊繼續說:
「……嬸嬸太可憐了……富雄也許有機會活久一點……這麼年輕就死了,好遺憾啊,太讓人遺憾了……」
聽到這裡,婆婆隨即以雙手掩面,號啕大哭。婆婆那時八十六歲了。大伯和一些長輩也都垂著頭,開始全身顫抖。
咦,他的死是我害的嗎?
因為我沒有留意他的健康?
我已經全身僵硬,正子卻繼續追打,質問我:
「和子,富雄去世時,聽說妳不在旁邊?怎麼會讓他一個人死去……富雄不知道有多孤單。」
沒錯。
為了見到臨終的父親,已經出發返國的兒子來電話說:「我到成田機場了。」就在我走出病房去接聽電話的時候,他突然出現異樣。
我掛斷電話,打開病房的門,對他說:「紀夫快到了」,就發現情況不對。
顯示血壓、脈搏的機器發出聲響,護理師們衝了過來,醫師也飛舞著白袍快步進入…。
明明我一直陪在旁邊,他為什麼要在我暫時離開座位時一個人走掉呢?
這件事令我耿耿於懷。
應該連他自己也不願意在單獨一人時停止心臟跳動吧。我本來一直告訴自己,會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。
正子的話卻如利刃一般挖取我的心臟。
我知道正子正在所有親戚面前哭得稀里嘩啦的,自己則只是低著頭,在心中不停地自問自答。
因為我的關係,丈夫才會在最後一刻孤零零地離開人世嗎?
難道我毀了他的一生?
猛然察覺時,我已經無法呼吸,痛苦得用手指挖著喉嚨。親戚開車送我去急診,最後沒有大礙,是壓力造成的換氣過度。
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找不到丈夫了,為何依然如此美麗?我置身的環境完全變樣了,為何世界依然如故?
腦子裡知道那是天經地義的事,內心卻覺得極端荒謬,以至發於出哀鳴。
我心中的幽暗被正子挖開,變得更加漆黑,而且擴散開來。
丈夫為什麼碰巧在我離開病房時死去呢?
這個念頭在腦子裡反覆纏繞,讓我開始覺得那是他對我的背叛。
我甚至認為,他沒有留下任何遺言,表示他其實不愛我。
那個人明明知道我暫時不在座位上,卻沒等我就一走了之。
他一定只想到生病的自己,根本不在乎我這個人。
守靈的晚上,婆婆和大伯等人聽了正子的話就大哭特哭,根本是在故意刺激我。我越來越無法原諒他們。
對那些人來說,我是壞人。
我變得害怕在附近超市或其他地方碰到熟人。
我是沒價值的女人,被家人拋棄。
我這一生要扮演的角色都結束了。
我被不幸的人生擊敗了…。
大家是不是都這麼看我?我開始這麼想。
我幾乎都不出門。
現在是早上還是晚上,我都不在乎。
我不想跟任何人說話,電話也不接。
由於沒接電話,兒子為我擔心,利用週末從上海飛回來,帶我去看精神科。醫師開的精神安定劑讓我得以勉強存活。
「妳一定會好好的。」女同事的話激勵了我
真正讓我振作起來的是一位長我五歲的女同事,她在我還在上班時指導過我。
她這個人很有包容心,我結婚離職後,每年都會與她吃一、兩次飯,始終維持淡淡的情誼。
她因先生調職而遷往九州的博多市,沒有來參加葬禮,但是在回千葉縣的娘家時,特地來家裡看我。
至今依然覺得那一天宛如奇蹟。
我心中的痛苦,不知道為什麼唯獨可以對她慢慢傾吐。
「很難過喔。」
「妳一定很痛苦。」
「是這樣沒錯。」
「我覺得妳已經盡了全力。」
「講那種無情的話,實在不能原諒。我覺得很差勁。」
她隨著我的心情一起悲傷,一起憤慨。
淚如泉湧,一滴滴地滑落臉頰。
自己也很吃驚,怎麼止不住淚水。
我感覺那些淚水不是源自於悲傷或痛苦,而是由橫亙在心中的大黑塊壘溶化而成。我一直哭到頭都痛了。
她也一邊流淚一邊輕拍我的背,從頭到尾都抱著我的肩膀。
「我覺得妳和妳先生非常相配。」
「我認為妳先生真的很愛妳。」
「他這個人真有意思。」
「他要是有什麼放不下的,應該就是把年紀輕輕的妳留下來。」
她對我說了這些話。
臨別時,她又說:
「沒事的,妳一定可以單獨活下去。我知道妳有這個能力。」
當晚我又哭了。
不知道為什麼,淚水始終止不住。

*專家給予喪夫者的建議
【食不下嚥,水也不想喝。明明很累,卻睡不著……這時要向家人或專業人士求助,否則憂鬱太久會有危險】
不知道自己渴了,也完全沒有食慾;明明已經累到極點,頭腦卻很清醒,無法入睡…。
處於這種情況時,請別以為自行處理即可,務必要毫不遲疑地向他人求助。請身邊的人為妳做一碗熱湯、熱粥或搾一杯新鮮果汁,稍微填填肚子。
睡不著的時候,也不妨請人幫妳按摩手腳。感覺到他人手心上的溫暖,情緒會比較穩定,何況按摩可以增進血液循環,讓人順利地進入夢鄉。
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很久,最好去請專業人士協助。
【有時候會被親友不經意的話語刺傷。她們需要的是發自內心的安慰】
有的人會在葬禮或做法事時,被親戚的話刺得傷痕累累。
因為有親戚以為:為人妻者理當維護丈夫的健康、丈夫的健康必須由妻子來守護,因而輕率地說出:「丈夫會生病是妻子疏忽所致」,或「丈夫死亡是妻子沒有盡到責任」之類的話。
【一般認為親愛的人死去時要經過十二個「悲傷階段」才能重新振作,每個人的悲傷強度和表現方式都不同,但總有一天可以克服】
失去丈夫的人不見得都會經歷這十二個階段。
有些階段會同時進行,有些階段會持續很久,有時候還會暫時退回之前的階段。
悲傷的症狀和程度因人而異。
沒有人會和另一個人完全一樣,畢竟夫妻之間的關係各有不同。
因此,克服悲傷的方式當然也是因人而異。
不過,沒有人會來到中間階段時,又回到最初的「精神打擊和麻痺狀態」。無論是在哪一個階段都必須忍耐,也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度過,但是總有一天會恢復神氣清爽的狀態。
請務必相信,當您經歷了所有的悲傷階段,將會遇見一個異於以往的嶄新自我,比以前更加成熟,也吸收了更多智慧,而變得更有內涵。

 

Shipping & Payment

Delivery Options

  • Others

Payment Options

  • Credit Card (Support Visa, Master, JCB)
  • Bank Transfer
  • Cash on Delivery
Customer Reviews
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no_review' | translate}}